祝宝良:保经济增长 提高中低收入群体收入

来源:新浪财经 时间:2020-09-03 14:35:51

2020年8月25日,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的博智宏观论坛月度研判例会通过网络平台顺利召开,主题为“中低收入阶层消费增长与国内经济大循环”,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祝宝良出席会议并发表评论。

保经济增长,提高中低收入群体收入

我讲两点。第一,今天听了大家的发言我很受启发,各位在企业和实际经济部门工作的领导和专家展示的线上或调查的有关消费、收入、金融、贸易、区域等数据得出了非常重要的结论,就是: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经过3-6月我国经济的强劲恢复,到7、8月份,消费增长包括商品和服务的边际上增长减慢。三口之家年收入低于5万元的低收入群体(主要是个体户和农民工)消费下降,信贷获得性变得困难;10万元以上中高收入家庭受疫情影响不大,消费持续增长。制约经济恢复的主要矛盾由供给端的生产成本、物流、断供等约束变为需求端的需求不足的约束。这些结论证明了我们研究宏观经济这些人的看法。我在分析上半年经济和展望下半年经济时,就是这么判断的。这说明疫情对个体户和农民工等中低收入人群打击非常大,如果疫情短期之内结束不了,需要对中低收入人群更多的关注,解决他们的问题就是摆在我们面前最重要、最现实的任务,3月份开始我们就一直在呼吁。从短期来看,我们财政政策、货币政策要适当调整,更加关注民生,通过社保、扶贫、以工代赈等增加低收入群体的收入,不能把拉动经济增长的举措有意无意地都放到基建和房地产投资上。

第二,从中长期来看,要扩大内需,就需要提高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形成新的循环格局。增加收入,必须解决经济增长问题和收入分配问题。怎么保增长,到底靠什么把“十四五”期间的经济增长维持到相对高的水平上来?前面许宪春局长讲了人才,汤敏会长和方晋秘书长讲了科技,这些都非常重要。8月24日,参加习总书记的专家座谈会提交的书面发言稿,我主要就谈了如何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我是通过生产函数,把全要素生产率算了一算,1978-2019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9.4%,资本积累、劳动力总量和全要素生产率分别贡献5.4、0.8和3.2个百分点。人力资本提高影响经济增长0.6个百分点,“干中学”和科技进步影响经济增长1.4个百分点,包括劳动力流动等要素配置效率提高等影响经济增长1.2个百分点。虽然2015年我国开始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全要素生产率出现止跌企稳态势,但2008-2019年,我国的全要素生产率增速减慢到2%左右,对经济增长的贡献降至四分之一左右,包括劳动力流动等要素配置效率对经济增长只有0.8个百分点。如何解释2008年以来我国潜在经济水平、实际经济增速、全要素生产率的下降?我认为我国要素市场存在行政干预过多、资源配置效率不高、经济循环不畅是重要原因。十四五”时期乃至到2035年,提升我国潜在经济增长动力、维持经济平稳运行,在提高人力资本和科技创新能力同时,关键要提高资本、劳动、科技、土地、数据等生产要素的配置效率,通过生产要素的优化配置解决好初次分配问题。并通过社保、财政等着力解决收入分配差距,扩大内需,实现供给需求的良性循环。我简单测算了一下,如果劳动力配置的更好一点,比如城镇化,城市群、城市圈的发展,再加上土地要素的配置,大概能提高我们的全要素生产率0.5个百分点,基本可以应对疫情的冲击。

相关推荐